當前位置:首頁 > 理財

虧損60億!直接把東家搞垮!這位魔鬼交易員的錯誤你可能還在犯

2018-10-25 17:08:49 503

在美國的對沖基金行業,有著許許多多非常精彩的“戰役”。今天,我們分享的這一戰絕對是一次史詩般的對決。這位“魔鬼交易員”是如何在幾個月內把他的東家給搞垮的?

在美國的對沖基金行業,有著許許多多非常精彩的“戰役”。今天,我們分享天然氣期貨行業一次史詩般的對決。“魔鬼交易員”Brain Hunter是如何在幾個月中就職的對沖基金Amaranth搞垮的。在一次次所謂的“黑天鵝”事件背后,我們發現,其實并非黑天鵝增加了,而是冒險的人最終被清算了。

一戰成名的Brain Hunter2005年的夏天,對沖基金Amaranth的明星交易員Brian Hunter發現了一個“在地上撿錢”的機會。當時美國的天然氣生產由于季節性因素過高,導致價格非常低。每MMBTU(百萬英熱)在6到8美金之間。然而,天然氣的需求是穩定的,特別是夏天一過進入冬天,美國挨家挨戶都要靠天然氣來取暖了。當時Brain Hunter剛剛從德意志銀行跳槽到這家對沖基金一年多的時間。此前他是德意志銀行的天然氣期貨交易員,在那里工作了三年。他有過輝煌的交易戰績,也有過一周爆倉虧損5120萬美元的慘痛教訓。Brain Hunter的風格就是,看到一個機會后,就下重注。此時,他也需要一個機會在Amaranth對沖基金證明自己。

在Amaranth,過去幾年他們對于能源方面的投資越來越重視,這也是為什么他們從德意志銀行挖來了明星交易員Brain Hunter。在2005年的8月,能源占到了他們總倉位的36%。Brain Hunter大量買入價格低廉的天然氣期權。但是Hunter買入的期權執行價格是遠遠高于目前的天然氣價格。他認為,天然氣價格不僅僅會回升,而且會有一波大漲。

然而,天然氣價格大漲的基本面因素一直沒有發生。Hunter的豪賭會成功嗎?

短期的交易是兩個因素的結合:運氣和能力。這一次,運氣站在了Brain Hunter這一邊。2005年8月25日的晚上,美國發生了一次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臺風:Katrina。這個臺風以每小時80英里的速度席卷了美國。當時受災最嚴重的是美國新奧爾良州,成千上萬的居民房屋被摧毀。同時被摧毀的還有大量美國的天然氣生產運營基地。包括Henry中心,是美國主要的天然氣運輸基地。而且由于路面交通也被摧毀,維修人員無法及時進行維修和處理。

這場災難卻成為了Brain Hunter最好的消息。天然氣價格出現了爆發式的上漲,從之前的6美元一路暴漲到10月的14美元。中間又經歷了大幅波動后,在12月中旬見頂到15.38美元,之后迅速回落到6美元的位置。Hunter持有的天然氣看漲期權獲得了巨額收益。甚至,他用來對沖的天然氣空頭倉位,也在之后的價格回落中獲利。Brain Hunter一戰封神,他怎么做,都是賺錢的。

而對于Amaranth對沖基金來說,Brain Hunter不僅僅證明了自己,他完全成為了這家公司的救世主。在2005年的前六個月,Amaranth業績還是下跌1%,到了8月份取得了單月5%的正收益,到了9月份單月取得了額外7.5%的正收益!2005年最終Amaranth扣費后的業績在15%左右。公司管理規模增長到了72億美元。所有人都期待一筆豐厚的年終獎。當然,最大的獎金必須給予Brain Hunter,那一年他拿到了1.13億美元的巨額獎金。

年紀輕輕的Hunter,一戰成名,已經跨入了過億身家的交易員門檻。從單筆獎金來說,他超越了許多對沖基金的大佬,包括德倫肯米勒、達里奧、Bruce Kovner、David Tepper等。Brain Hunter成為了華爾街交易員心中的偶像。雖然有人說他這種做法下注太大,但是又有誰在乎呢?畢竟人家最終賺錢了,只要是賺錢的交易,都是好交易。

在另一邊,一個叫做John Arnold的對沖基金經理也看到了臺風帶來的天然氣機會。在賺到了臺風來襲價格暴漲的第一波盈利之后,Arnold判斷臺風對價格產生的影響只是階段性的,最終天然氣價格會回歸正常,美國并沒有出現長期性的天然氣供給短缺。于是他開始做空天然氣,但是他做空的太早了,天然氣價格依然保持在高位。過早的做空導致他開始虧損,經紀商打來電話要求他支付更多的保證金。Arnold相信自己分析的天然氣供給和需求判斷,他愿意承擔短期的波動。于是在兩周內,他的對沖基金Centaurus回撤了30%。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天然氣價格從12月中旬開始了暴跌。John Arnold的空頭倉位實現了巨大盈利。那一年,他的對沖基金收益率高達160%,到了年底管理規模達到了15億美元。

在奠定自己的位置后,Brain Hunter在Amaranth內部也獲得了更多的資源。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在他的家鄉——加拿大的Calgary,開設了一個辦公室。這樣他就可以從康乃狄克州搬回老家,離自己的父母更近一些。這個辦公室由Brain Hunter全權負責,他招了幾個交易員,行政人員等,但唯獨沒有任何的風控人員。他們的交易風控還是由康乃狄克州總部的資深風控David Chasman來負責。當然,最重要的是,Chasman信任Hunter。

2006年的“黑天鵝”

進入2006年,Hunter逐漸形成了自己的事業部。Calgary辦公室全部是他的人,有些是他前同事,有些是小時候的伙伴。Hunter管理著20到30億美元資產規模。由于天然氣交易只需要很少的保證金,他實際交易的規模遠遠超過其資產規模。Amaranth的老板把Hunter當做了一臺印鈔機,他笑著說每天來公司看看報紙,讓最好的交易員Brain Hunter為他賺錢就行了。他砍掉了部分其他基金經理管理的頭寸,把更多資金交給Hunter管理。而Hunter在賺了1億美金后,胃口也越來越大。他跟團隊成員說,未來他們的目標是5億美金。他會享受開著自己的法拉利在城市里兜風,在高級餐廳用餐結束后,再來抽上一只雪茄。他甚至計劃用200萬美金在家鄉建造一棟豪宅。

當然,這一切奢華的生活都沒有任何問題,只要Hunter能不斷賺錢就行了。那么怎么繼續賺錢呢?在華爾街,有些人的外號就是“one trick pony”,意思就是他們賺過一次大錢后,就再也沒辦法賺第二次。Brain Hunter當然不想成為“one trick pony”,他在繼續尋找天然氣交易上的機會。

2006年1月是一個暖冬,當時美國平均氣溫為39.5華氏度,比過去110年的平均氣溫高了8.5度。暖冬帶來的結果就是天然氣需求下降,美國大部分家庭都是通過燒天然氣來供暖,直接的結果就是打壓天然氣的價格。但是Hunter認為,下一個冬天不會再發生暖冬的情況,天然氣需求會很旺盛。帶著這個觀點,他做空短期天然氣合約,做多遠期天然氣合約。他在這個交易上下了巨大的頭寸。截止到2月底,在NYMEX 11月看空天然氣合約中有70%是他的倉位,而在2007年1月看多天然氣合約中,有60%是他的倉位。并且基于這個想法,他還做多2008年3月天然氣,做空2008年4月天然氣。

大部分交易員是趨勢選手,他們會慢慢建立頭寸,看到自己的判斷正確再下重手。而Brain Hunter一直在給自己的頭寸加碼,他認為自己做的交易一定能賺錢。他似乎已經不是一個交易員了,而是天氣預測專家,能看到未來每個月的美國天氣情況。當然,在賺了1億美元的獎金后,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是神。

由于倉位巨大,Hunter每一天的盈利和虧損都在幾千萬美元,有時候一周之內他就能浮盈上億美元。而且Hunter的做法是長期保持倉位,不會獲利了結。他已經對于幾個億的利潤沒有什么興趣了,要賺就賺一筆大的。

2006年的前四個月,Hunter的交易完全正確,他又為公司賺了20億美元。雖然其持倉集中度巨高無比,幾乎占據了天然氣行業中的大部分交易。5月底時,Amaranth宣布該公司在能源組合當中的杠桿比率是5.21倍,商品組合的杠桿比率是6.56倍,而當時,公司在能源組合中有6641個交易倉位,商品組合中則有1700個倉位。

到了7月底,Brain Hunter認為大決戰就要到來了。然而,這一次運氣并沒有站在Brain Hunter的一邊。

進入8月底9月初,NYMEX天然氣期貨0703合約和0704合約之間的價差“意外”大幅下跌。兩者的價差從2006年7月份底的2.5美元,跌到了9月中旬的0.75美元,跌幅達70%!而兩者價差如此“大幅度”縮小的概率,有市場人士認為,在6西格瑪以下,也即小于百萬分之3.4!Hunter的短期做空、長期做多天然氣價格的交易完全錯誤。而且由于巨大的杠桿,導致Amaranth對沖基金產生了巨額虧損。甚至在8月底的時候,其首席市場官還在四季酒店和一群潛在投資者吃飯,號稱預計今年公司的盈利在25%左右。短短幾周時間,Amaranth就從天堂掉落到了地獄。

但是,地獄一般都是有十八層......9月中旬,Amaranth創始人Nicholas Maounis給投資者發了一份緊急郵件,告訴他們因為天然氣價格的“意外”大跌,導致其短期倉位面臨巨大損失,虧損的規模高達30億美元。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他們會緊急通過風險控制,幫助投資者彌補損失。這一件事,在天然氣交易市場造成了巨大轟動。大家都知道,造成巨大虧損的就是一個人:Brain Hunter.

對于一個交易員來說,這時候必須開始清理手上的頭寸,畢竟Brain Hunter持有巨大的頭寸就算要清理掉也需要時間。但是Brian Hunter在這個時候拒絕認輸,他認為自己手上拿了一對A進場,只是階段性的運氣不夠好而已。

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人知道老板Maounis和Hunter之間關于持倉的問題有過什么樣的交流。然而結果就是,Maounis繼續相信Hunter,并沒有去碰這個“會下金蛋的母雞”。在電話會之后,Amaranth非但沒有減倉,反而增加了頭寸。希望能博一把,將虧損搬回來。

這一次的行動,也成為了這家對沖基金的滅頂之災。到2006年9月底,Amaranth基金的虧損額擴大到了66億美元,占其總資產的70%還多。這家對沖基金宣告破產,其持有的頭寸只能被JP Morgan投行以及Citadel進場清算。一個交易員的神話轟然倒下。

站在對手盤的John Arnold

由于期貨市場是零和博弈,有人破產清算,也一定有人賺到錢。那個站在Hunter對立面的就是前面提到的John Arnold。他通過這筆交易賺了幾十億美元,其對沖基金2006年回報率超過200%。Hunter在面臨最后一搏的時候,曾經給Arnold寫了一封郵件,要求后者改變其頭寸。當然,Arnold肯定沒有聽他的。

依靠這一筆交易,年輕帥氣的John Arnold最終將其對沖基金Centaurus發展到了50億美元規模。但是他吸取了Hunter的教訓,沒有盲目擴張和自大。在之后年份不好的時候,他將超過10億美元退還給了投資者。

投資不是無休止的冒險

今天,或許許多人對于Hunter這樣的名字感到陌生,也很少有人記得2006年那次讓天然氣行業震驚的倒閉事件。Brain Hunter從一個明星交易員,變成了魔鬼交易員,也搞垮了其任職的對沖基金。這樣的故事,卻根本不是華爾街的新鮮事。每隔幾年都會發生一次。

我們曾經說過,投資中最大的風險是不承擔風險。投資的收益,是來自風險承擔。但也不是無休止地去冒險,而是用正確的方式去承擔風險。

投資是一個概率游戲,但我們的理解是,概率是你的這個動作有多大概率獲勝,而非這個事情的本身。比如我們故事中的Brain Hunter,他的交易風格屬于高杠桿All In的賭徒模式。在第一次依靠好運氣嘗到甜頭后,他變本加厲,錯誤地認為這種賭博模式才是交易根本。而從概率的角度看,我們發現賭徒最后都是死的。

在這個交易中,Hunter可能更關注交易本身的勝率。最終清盤的時候,他依然認為是大于6個標準方差的“黑天鵝”事件導致其爆倉。然而歷史上,又有哪次清盤不是壞運氣或者“黑天鵝”呢?最著名的就是長期資本管理公司事件,這個有著全世界最聰明一群人的對沖基金,最終也是因為“黑天鵝”事件而破產清算。

為什么賭徒最后都死了?因為他們在無休止地冒險。你可以對100次,但只要第101次看錯,你滿倉All in的結果也是破產。

最后提醒一句:其實“黑天鵝”并沒有變多,只是冒險的人增加了。

關鍵詞: 基金

上一篇: 基金巨頭又愛上新興市場了?橋水甚至要用腳投票 投資規模達千億級別

下一篇: 大額存單利率堅挺 3年期利率普遍在4%以上

聲明本站分享的文章旨在促進信息交流,不以盈利為目的,本文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不承擔任何責任。部分內容文章及圖片來自互聯網或自媒體,版權歸屬于原作者,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圖表及數據)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如無意侵犯媒體或個人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站將在第一時間處理。未經證實的信息僅供參考,不做任何投資和交易根據,據此操作風險自擔。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關注我們

掃描二維碼,關注愛返傭網官方微信,了解更多資訊動態。
新浪微博 添加關注
長按圖片 添加微信公眾號
球探网篮球比分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