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默克爾“自毀前程”、特朗普緊急出兵 幕后隱藏的陰謀太可怕了!

2018-11-01 17:17:53 392

歐美本周都發生了政治大事件!歐洲那邊,“鐵娘子”默克爾突然宣布要卸任;美國那邊,一支龐大的隊伍正浩浩蕩蕩殺向美國,特朗普緊急派兵!這兩件事竟暗藏同一股力量,始作俑者還指向同一個人。

歐美本周都發生了政治大事件!

歐洲那邊,“大姐大”、“鐵娘子”——德國總理默克爾突然宣布要在2021年卸任!

美國那邊,一支龐大的隊伍正浩浩蕩蕩殺向美國,總統特朗普緊急派兵五千人進行攔截,頓時引發朝野罵戰!

這兩件事表面看似毫無關聯,但實則都暗藏一股相同的力量——難民,千絲萬縷之間始作俑者還被指向同一個人——金融大鱷喬治·索羅斯,他貌似在下一盤相當大的棋!

默克爾認輸了——都是索羅斯2015年布的局?

默克爾的豐功偉績不用多言,她于2005年11月22日正式成為德國總理,至今已連續執政13年,還連續7年位居福布斯最具影響力女性榜首。然而,在索羅斯眼里,默克爾卻是一個“歐洲危機創造者”、“完全不懂經濟”、“給歐洲引錯道”的女人。有人說德國領導的歐盟不是索羅斯想要的歐盟,稱他要顛覆歐盟。例如匈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他曾指責索羅斯是一群“活動分子”的代表,顛覆行動的第一步就是煽動難民涌入歐洲。其實早從2015年開始,“默克爾危機”的種子就已經播下。

2015年歐洲爆發難民危機,大批主要來自敘利亞和伊拉克等國的難民涌入歐洲,默克爾當時決定開放邊境。短短幾年間,數以百萬計難民及非法移民涌入德國,對德國社會造成了極為深遠的影響。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截至2017年底,德國生活著97.04萬難民申請者,超過了法國或瑞典。單在創紀錄的2015年,就有89萬名難民入境德國。隨后,難民潮勢頭減弱,2018年1-4月,德國有約5.5萬名難民申請者登記注冊。而從整個歐洲來看,2018年1月-6月下旬,近4.3萬名難民從海路前往歐洲。2016年同期是這一數字的五倍之高。

在德國推行“歡迎文化”的初期,德國人對難民的熱情令世人刮目相看。據說德國難民營的環境非常好,一些難民一年后若獲得政治庇護,就可以與德國公民享有同等的福利待遇。然而危機很快接踵而至,2015年12月31日跨年夜,科隆等13個城市發生男難民大規模性侵德國女性事件。在男女混居的收容所里,女難民常遭男難民性侵或被迫賣淫,德國巴伐利亞州的一間難民營被稱為“慕尼黑最大的妓院”。擔憂者提出:“我們有沒有能力接收這么多人?社會福利有多大能力可以照顧這些難民?結果會是文化融入還是文化沖突?”但因受“政治正確”的約束,難民政策質疑者的聲音卻被看作“新納粹的種族歧視言論”。

難民問題也撕裂了德國執政聯盟。近70年來,基社盟與基民盟一直是姊妹黨。但目前,兩黨在難民政策上的分歧,正在撕裂執政聯盟。默克爾采取邊界開放政策,而內政部長澤霍費爾采取堅定的反移民立場,今年7月他甚至因不滿難民政策而提出辭職。后來這兩位伙伴總算達成統一,不再鬧分家。德國政府當時算是避免了一場解體危機,但歐洲的難民問題依然如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掛在這個歐盟首領國的頭上,隨時引起政局動蕩。默克爾2018年3月21日自認應對難民危機準備不足,造成了德國社會的分裂。巴伐利亞選民控訴稱,你(默克爾)的第一任務是保衛祖國免受外國入侵 ,而來自全球無法同化的民族和文化的大規模移徙正在對歐洲的生存構成威脅。

終于在本周一(10月29日),默克爾宣布,因基民盟在兩個關鍵州(巴伐利亞州和黑森州)的議會選舉中都遭受重挫,作為黨主席的她今年12月將不再競選基民盟主席,本屆總理任期結束后,她也不會尋求連任。默克爾一向以穩妥著稱,最大成就之一就是維系了歐元區的完整,度過了歐債危機,期間她所選擇的緊縮政策至今仍在影響著歐洲。

但在索羅斯的眼里,歐盟依然危機重重,他曾在今年5月份警告歐盟正面臨迫在眉睫的生存威脅,他提出的補救辦法是由歐盟出資,設立一個年開支規模約300億歐元(350億美元)的非洲馬歇爾計劃,稱這樣一個計劃有助于緩解歐洲大陸所面臨的移民壓力。他還提議對歐盟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包括廢除迫使成員國加入單一貨幣體制的條款。顯然,作為歐洲“穩定器”的德國是難以幫助索羅斯實現這些目標了。

索羅斯的假面——大慈善家還是大魔鬼?

說到這里,很多人會質疑,歐洲難民危機的導火索明明是ISIS和“阿拉伯之春”,這又與索羅斯何關?但你有沒有想過,關鍵的問題在于,難民們怎么知道歐洲將為他們打開大門?

有外國媒體曾報道,來自敘利亞和伊拉克的非法移民群中流傳著這樣的話:“歐洲請我們來的”,“默克爾請我們來的”。2015年,天空新聞(Sky News)記者在希臘萊斯博斯島(Lesbos)上找到了《移民手冊》。調查得知,這本用阿拉伯語寫成的手冊是一個名為“歡迎來到歐盟”的團體在難民穿越地中海之前送給他們的,而這個團體的資助者正是由索羅斯捐款成立的“開放社會基金會”(OSF)。

OSF的來頭非同小可,據說擁有37個地區辦公室,在100多個國家設有項目,正在逐漸推進漸進式開放邊界政策,主張把來自第三世界的穆斯林安置到歐洲,目標在于形成政策,推進自由主義、全球主義和無國界的意識形態。索羅斯對其重視程度也非同一般,有數據顯示,2017年10月,索羅斯向OSF注入了180億美元,這筆資金超過了阿富汗的GDP,據稱是他個人財產的80%,令該基金會一躍成為美國第二大慈善機構,僅次于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但也有稅務人士指出,這是索羅斯逃避繳納遺產稅的手段而已。

除了OSF,意大利媒體指出的另一個美國政治激進組織MoveOn.org也與索羅斯有著微妙的關系。MoveOn.org曾多次資助美國政客競選,索羅斯曾是該組織的大Boss,而MoveOn與歐洲頗有影響力的民間游說團體Avaaz.org關系密切,Avaaz.org又是風險工資公司Tangiers Group的大金主,從Tangiers Group公司官網上所公布的財務信息可以發現,該公司在2015年收到的捐款已逾500萬歐元。Tangiers Group旗下有一個名為Moas的非政府組織。有意大利官員曾指出,有非政府組織聯手人販子大發“難民財”。 

西西里大區卡塔尼亞(Catania)的檢察官Carmelo Zuccaro曾對媒體表示,像Moas這樣的非政府組織涉嫌資助人販進行非法運輸難民,而這筆非法輸送難民的交易像販毒一樣充滿暴利。報道稱,2014年Moas組織單是在海上援救設施上的花銷就有逾300萬歐元,算上人力和管理費用,這筆開銷恐怕有400萬歐元!但即便成本如此之高昂,與隨之入賬的500多萬歐元捐款比起來,這“項目”還是穩賺不賠的。

索羅斯的祖國匈牙利已經明確點名索羅斯就是難民危機的主推手。匈牙利國會今年6月20日通過與打擊非法移民措施相關的一攬子法律修正案,即“阻止索羅斯”法案,指責索羅斯資助一些非政府組織向非法移民提供支持,“干預”匈牙利內政。

美國“被入侵”——索羅斯的人肉導彈轉向特朗普?

默克爾時代即將終結,這對于歐洲究竟意味著什么,我們仍需拭目以待。但可以肯定的是,受難民潮危害的歐洲國家肯定不止德國一個。在移民問題上與默克爾站在同一陣線的法國總統馬克龍也已經看到他的支持率降至30%以下。更令人關注的是,相同的配方、相似的一幕也正在美國上演,而索羅斯同樣被認為是始作俑者。

近日,一支由超過7000名“大篷車難民”組成的隊伍正浩浩蕩蕩殺向美國。此外,還有第二隊大篷車也離開了洪都拉斯,約有1000人,正在與大部隊建立聯系。美國本土已感受到深深的威脅,特朗普在推特上將這稱為“對美國的入侵”,隨后緊急調動軍隊開向邊境。據美國官方數據,此次派往美墨邊境攔截難民的士兵人數有五千多人,是在敘利亞打擊ISIS的美軍人數的兩倍多。昨日(30日),特朗普還計劃簽署命令結束“出生公民權”。一石激起千層浪,難民問題、移民問題在美國中期選舉來臨之際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在歐洲向中東難民打開大門之前,美國多年來是全世界接受難民最多的國家,每年允許8.5萬名難民入境,超過所有其他國家接收難民的總和。與歐洲難民潮相似,近年來的拉丁美洲,由于政治動蕩、經濟崩潰和黑幫勢力等原因,不少居民轉向鄰國,有些更直奔美國。但美國在2017年12月宣布退出《全球移民協議》,當時的國務卿蒂勒森表示,該協議與美國移民政策不符。不過,難民依然不斷涌向美國。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初稱,2018年以來,超過15萬來自中美洲國家的難民試圖非法入境美國,其中61%來自洪都拉斯。從2009年至今,洪都拉斯非法入境美國的人數增加了15倍,總數已超過18萬人。

難民問題同樣是美國兩黨之爭的關鍵問題之一。特朗普在中期選舉前宣布派兵的舉動也引發了反對人士質疑。美國民權同盟邊境權中心的政策顧問德雷克(Shaw Drake)指出,特朗普此舉完全是為了幫共和黨議員拉選票的“政治特技”。而民主黨以人權為由,支持此類移民。

對于美國眼前的“大篷車危機”,相關多國都懷疑背后存在政治動機,而索羅斯又是被懷疑的對象之一。索羅斯被指在美國中期選舉的關鍵時刻,花錢雇用中美洲的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等國的人不斷涌向美墨邊境,給特朗普制造壓力。

福克斯新聞的勞拉·英格拉姆(Laura Ingraham)在一條推特上寫道,這些試圖非法移民到美國來的人不是在國家公園散步,而是一段昂貴而艱難的旅程:“誰在為移民‘大篷車’提供資金?每位移民的旅費可能高達7千美元,而洪都拉斯的人均收入才2300美元。”更加奇怪的是,這些中美洲貧窮國家的人到達墨西哥境內時,拒絕墨西哥給予的難民救援支持,表示只是路過,絕不停留,執意要非法進入美國。美國媒體認為,這些移民并不是自發的,而是得到了外國資金的支持。

美國WND新聞網稱,組織大篷車在美國中期選舉之時闖關的是一個名為Pueblo Sin Fronteras的團體組織。這個計劃得到了志愿法律服務(Pro Bono)項目的經濟支持,該項目支持者包括天主教法律移民網絡(CLIN)、美國移民委員會(AIC)、教育和法律服務難民和移民中心(RICELS)和美國移民律師協會(AILA)。這四個組織中至少有三個由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資助。

眾所周知,索羅斯一直是民主黨的大金主,支持民主黨人參加各級選舉。美國公共電視網估計他在2003年時公開的賬目中就捐了40多億美元。華盛頓郵報稱,索羅斯打算在2018年的美國中期選舉中至少花費1500萬美元來支持民主黨。索羅斯直言,如果民主黨贏得中期選舉,他將支持彈劾特朗普。考慮到受移民難題困擾的默克爾和馬克龍最近的情況,特朗普確實有理由擔心自己的政治前程。 

還有外媒稱索羅斯正趕在中期選舉之前攪亂美國,最近的行動包括大力推動加州大麻合法化、試圖影響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的提名,名人炸彈包裹事件,然后到最近的難民大篷車。當地時間10月27日上午,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市郊的一所猶太教堂還發生了槍擊事件,造成至少11人死亡、6人受傷,其中包括4名警察,美媒稱“這可能是美國歷史上對猶太人社區最致命的攻擊”。 中期選舉當前,這些惡性犯罪事件激增,已令特朗普支持率經歷了6月拆散非法移民家庭引發爭議以來的最大跌幅。

至于索羅斯利用難民潮在世界各地煽風點火的真正目的,無人可知。或許因為他跟特朗普有私人恩怨,據說他們在特朗普商業時期就已經結怨。而且,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支持全球主義價值,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和保護主義背道而馳。索羅斯曾說:“我不知道他有政治野心,但我確定,不喜歡他經商時所做出的行為。”2016年8月,DCLeaks網站泄露有關索羅斯及其基金會資料2576份,該網站稱,OSF為反特朗普團體提供資金,為“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提供超過3300萬美元資金。

也有人說,索羅斯在警告歐盟生存威脅將至的同時,已經廣泛做空歐洲公司股票。據彭博社早在今年5月份的報道,索羅斯的家族基金持有歐洲公司股票的空倉規模約為2.56億美元。

無論如何,不難發現的是,難民問題的背后其實是一盤錯綜復雜的大棋。在深不可測的利益糾葛中,恐怕那些境況凄慘的難民和用家園去承載危機的歐洲民眾,才是局中最無辜的買單者。

關鍵詞: 默克爾特朗普索羅斯

上一篇: 涪陵榨菜漲價,反映了怎樣的餐飲消費市場?

下一篇: 希拉里又提“想當總統” 2020年73歲再戰特朗普?

聲明本站分享的文章旨在促進信息交流,不以盈利為目的,本文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不承擔任何責任。部分內容文章及圖片來自互聯網或自媒體,版權歸屬于原作者,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圖表及數據)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如無意侵犯媒體或個人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站將在第一時間處理。未經證實的信息僅供參考,不做任何投資和交易根據,據此操作風險自擔。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關注我們

掃描二維碼,關注愛返傭網官方微信,了解更多資訊動態。
新浪微博 添加關注
長按圖片 添加微信公眾號
球探网篮球比分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