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監管知識

單一銀行監管與歐元區一體化的關系

2018-06-08 19:17:40 1306

科內說自己曾在巴黎第七大學獲得日語專業學士學位,所以也認得一些漢字。隨后,我們主要就歐洲央行非常規貨幣政策操作、歐洲單一銀行監管機制和貨幣國際化等問題,對科內進行了訪談。

2012年是中國人民銀行駐法蘭克福代表處設立10周年。10月25日,代表處舉辦了一個小型聚會慶祝“10歲生日”。歐洲中央銀行主管市場操作、研究、支付清算等事務的執行委員本諾瓦·科內(Beno·t Curé)先生應邀到訪代表處。他首先祝賀代表處設立10周年,高度評價代表處在增進歐洲央行與中國人民銀行聯系溝通中所發揮的積極作用。他表示,歐洲央行珍視人民銀行對歐元的強力支持,希望雙方將來進一步強化互信,加強合作,共克時艱。

今年43歲的科內畢業于巴黎綜合理工學院、高等社會科學研究院等名校,在宏觀經濟、國際金融等領域頗多著述,曾獲“法國最優秀青年經濟學家”提名。科內從2012年起任職歐洲央行,此前曾任法國財政部首席經濟學家、國庫總署副署長,法國債券管理機構Tresor首席執行官。科內到歐洲央行工作后,仍繼續在巴黎政治學院兼職授課。科內過去曾多次到訪中國人民銀行和國家外匯管理局。2011年科內在法國財政部工作時,正值法國主辦G20峰會,其間他更是深度參與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等事務的國際交流與協調,與人民銀行有很多接觸。

在代表處,科內拿起桌上的幾本《中國金融》雜志,看到封面上有他熟悉的前歐洲央行行長特里謝和德國央行執委登布萊特(內文有此前我們為《中國金融》提供的專訪文章),便興致勃勃地翻看起來。看到我們驚訝的目光,科內說自己曾在巴黎第七大學獲得日語專業學士學位,所以也認得一些漢字。隨后,我們主要就歐洲央行非常規貨幣政策操作、歐洲單一銀行監管機制和貨幣國際化等問題,對科內進行了訪談。

關于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及其作用

問:您提到歐洲央行直接貨幣交易計劃(OMT)遲早會啟動,屆時歐洲央行將如何具體操作?歐洲央行已表示不會對主權債收益率設置目標,那么如何確定債券買入的規模和時機?

科內:

關于OMT,我們首先設置了條件。一國要受益于OMT,就必須與歐元集團達成協議,雙方同意啟動歐洲穩定機制(ESM)或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的預防性計劃。ESM的理事會實際上就是歐元集團。在一些國家,達成上述協議還需要議會批準。這是OMT的第一步,即政治要求。接下來,我們還將尋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參與有關附加條件的設計和監督落實,具體形式由在華盛頓的IMF執行董事會決定。以上是OMT啟動的條件。

當一國向我們提出OMT申請,且該國與歐元集團已簽訂了諒解備忘錄,我們即可啟動OMT。貨幣政策傳導狀況是歐洲央行理事會做出干預決定的基礎,也是OMT推出的原因。對因市場認為歐元存在解體風險而出現的歐元區分化擴大的情形,OMT也應該能夠遏制。

問:當前有一種擔心,即歐洲央行一旦啟動OMT就難以抽身,因為如果歐洲央行停止購買債券,其收益率就會飆升。

科內

我們已明確表示,如果OMT的受益國不能繼續滿足OMT的條件,我們將不再購買其債券。我們必須言必信、行必果。因為,如果相關國家不進行調整,OMT橫豎無法奏效。

問:也有人擔心,相關國家政府雖有意履行改革承諾,但由于某種原因,比如經濟持續下滑,其目標無法實現。您如何看這個問題?

科內

這是個有意義的問題,因為任何計劃都可能被修改。比如,葡萄牙已修改了財政赤字控制目標。這是葡萄牙一方面與歐盟(歐盟委員會并歐洲央行),另一方面與IMF進行正常磋商的一部分內容。如果各方都同意修改救助計劃,我們將加以考慮。

問:歐洲央行如何決定某一國家國債收益率應該處于何種水平?

科內

在啟動OMT時,我們將對貨幣政策傳導進行全面分析,特別是要考察政府債券收益率如何傳導到銀行對實體經濟的貸款,比如非金融公司貸款、居民貸款等。我們還要看短期利率如何傳導到長期利率;畢竟在OMT下,我們只會買入短期債券而非長期債券。一定程度上,收益率曲線的形狀是揭示某國政策可信度和貨幣政策傳導的指標。我們還要觀察市場波動性,特別是破壞性市場波動的風險。總之,我們需要綜合考慮貨幣政策傳導、市場動態及其波動。

問:哪個國家可能會首先申請OMT呢?

科內

OMT對每個有資格參與EFSF或ESM預防性計劃的國家開放。對于目前已經與歐盟和IMF達成救助計劃、救助資金全額撥付的國家,在其重獲市場融資能力后,也可成為OMT受益國。

問:《華爾街日報(博客,微博)》曾刊載一篇文章,詳細報道了歐洲央行內部的變化。作者認為在德拉吉、阿斯穆森和您等人的努力下,歐洲央行在應對危機上更加務實。這是否意味著未來歐洲央行會采取更多的非常規工具?

科內

在特里謝行長時代,歐洲央行一直果斷有力地應對危機。早在2007年8月9日,在全球主要央行中,歐洲央行是第一家向市場大規模注入流動性的。當然,我們需要根據形勢變化調整政策工具,但我們的主要職責一直沒變,即維護中期物價穩定。

問:特里謝先生曾對我們提到,現實情況是有的歐洲央行理事會成員公開批評歐洲央行的政策。您認為將來這種情況是否會影響歐洲央行決策?

科內

歐元體系(Eurosystem)由歐元區17個成員國中央銀行以及歐洲央行組成。在這種體制下,自然會出現意見不一。要知道,歐元區共有3.3億人口。

危機之前,很多人堅信歐元區是單一、同質且不斷趨同的。但危機證明,這種觀點是錯誤的。目前歐元區經濟體情況各異,面臨非常不同的挑戰,這必然會在歐洲央行理事會的討論中有所體現。一旦理事會作出決策,我們都應不折不扣地遵行。但在討論、準備階段,我認為意見多元化是件好事。

問:目前歐元區各國情況迥異,因此貨幣政策只能是應對危機的眾多手段之一。在財政政策方面,許多人建議成立一個更集中化的財政管理機構,對此您是否持樂觀態度?

科內

這個問題很重要。貨幣政策有效性也取決于政府行為。只有在西班牙、葡萄牙和愛爾蘭等國國家政府采取正確行動后,我們的貨幣政策才會有益于這些國家的居民和企業。這些政府行動可促進各國經濟趨同,降低單位勞動成本,增強銀行資本實力,促進銀行體系重構。

這也是我們為OMT設置條件的原因。我堅信,這樣做有助于提高貨幣政策有效性,保護歐洲央行,使我們更容易實現維護價格穩定的首要目標。由于設置條件只是OMT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這不會影響歐洲央行的獨立性。

我還要指出,不僅邊緣國家經濟需要趨同,歐元區所有國家都存在這一問題。以德國、法國為例,過去10年,兩國勞動力成本的差距不斷拉大。過去,德國勞動力成本較高,但2003年時任德國總理施羅德實施了《2010規劃》,成功地推行了勞動力市場和稅制改革,降低了勞動力成本。作為應對,法國政府出臺了《競爭力法案》。德國、法國是歐元區兩個最主要的國家,因此防止其經濟分化是它們的共同責任。

最近,歐洲理事會提出有關建設歐元區共同財政能力的建議,這個問題可從兩個角度來看。

首先,從政治上看,近期歐元區各國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意味著成員國已開始分擔財政風險,其中最重要的是創立ESM,以作為應對極端風險的防火墻。雖然銀行聯盟中單一銀行監管機制本身并無任何財政轉移功能,但歐洲央行已經明確表示,到一定時候,該機制應該有單一的危機處置機制和處置基金作為配套,這兩者當然都帶有財政風險分擔的成分。而且,目前歐盟預算和歐洲投資銀行均已具備一定的共同財政能力。然而,迄今為止,我們的危機應對措施都是小打小鬧,并不配套,比如ESM、新財政協定等。到某個時候,我們需要向歐洲民眾明確歐洲將走向何方,以便他們對可接受的主權分享的程度和方式做出決定。

其次,從經濟方面看,各國層面和歐洲層面的財政措施可促進各國經濟趨同。在歐洲層面,已有結構基金、團結基金和歐盟預算等工具,可用于促進歐洲各國和地區趨同。例如,在圍繞希臘救助計劃的討論中,一部分重要內容就是如何更好地使用歐洲資金,支持希臘經濟增長和趨同。應當研究如何改善歐洲層面的工具,包括使用共同財政能力,來支持歐元區國家的調整。

雖然上述問題不是由歐洲央行負責,但只要這些討論有助于提高歐元區經濟的穩定性和靈活性,我們都歡迎。

關于歐洲銀行聯盟和金融監管

問:目前關于歐洲單一銀行監管機制的討論很多,歐洲央行對此持何種觀點?

科內

歐洲各國元首和政府首腦已經制定目標,建立針對歐元區銀行的單一銀行監管機制,該機制將在2013年逐步實施。各方都應當尊重這一時間表。單一監管機制的具體內容,將由歐洲理事會決定,歐洲議會對此也將有所貢獻。我們正與歐盟委員會密切聯系,協助其提出有關解決辦法。我們還會同各國監管機構成立了工作組,為單一監管機制的實施做準備。整個2013年,將有很多工作要做。單一監管機制的指導原則是分權化,即監管決策將由歐洲央行監管委員會與各國監管當局共同制定,其具體實施將在各國層面進行。

我們知道,在一個由歐洲央行和17個成員國央行組成的體系內,如何統一、有效地運作至關重要。這也是歐洲央行被選作單一銀行監管機構的根本原因之一。歐洲理事會和歐盟委員會判斷,在這么短時間內成立全新的監管機構太富有挑戰性。

我們將在歐洲央行內另設一個監管部門,該部人員數量最初相對有限,以后會逐步增加。該部人員將來自歐洲央行、各國監管當局以及其他外部機構,我們需要借助所有相關技能。

問:歐洲央行是否會成立一個與其執行委員會平行的監管委員會?

科內:

它們可能會有些區別。執委會僅有6位成員,擔負雙重職責:既為理事會(governing council)的貨幣政策決策做準備,也負責歐洲央行的運營。根據目前的設想,監管委員會的成員會更多,至少包括17個國家監管機構以及歐洲央行的代表,該委員會將專注于銀行監管。

問:歐洲央行監管委員會成立后,其職責將不同于歐洲央行牽頭的歐洲系統性風險理事會(ESRB)。這兩者之間會存在職能重疊或沖突嗎?

科內

我想不會。建立歐洲新監管機制的唯一直接影響,是歐元區不再有17家銀行監管機構,而是只有一家,即歐洲央行。這對歐洲銀行監管局和ESRB并無其他直接影響。我們需要歐洲銀行監管局來確保歐盟銀行監管規則的統一,需要ESRB來履行其宏觀審慎管理職能。

問:在一次國際研討會上,您曾提到央行之間在金融監管和貨幣政策領域的合作問題。您是否認為金融監管的國際合作比貨幣政策的合作更困難?

科內

在巴塞爾委員會和金融穩定理事會(FSB)內部,都有很好的合作精神,但相對于貨幣政策協調,金融監管協調的性質有所不同。在貨幣政策領域,各央行或央行體系各司其職,當然也要關注貨幣政策的國際溢出效應和相互影響,但基本上是根據本地區情況制定貨幣政策。在金融監管領域,我們需要面對跨國金融機構和全球市場,需要為它們創造公平競爭的環境。因此,金融穩定理事會、二十國集團、巴塞爾委員會框架下,均有一系列原則來促進各國政策協調和規則趨同。

問:目前中國人民銀行在歐元區的法蘭克福設有交易室,在倫敦也有交易室。我們很想知道您是否堅信歐元區相對于英國等其他地區仍有競爭力,特別是在金融市場發展方面?

科內

你們完全可以安全地留在法蘭克福!單一市場中的競爭是好的。建立單一銀行監管機制,可促進歐元區一體化,但這不應損害未參加該機制的國家的利益;正相反,一個強大的歐元區符合所有歐盟國家的利益。

需要警惕的是,我們還面臨金融一體化倒退的危險。我認為,當前歐元區銀行業的首要任務,不是與倫敦競爭,而是結束歐元區市場分割的局面。單一監管機制設立后,歐元區內就不再有任何母國或東道國銀行監管機構,屆時只有歐洲央行作為單一銀行監管者,這意味著歐元區內資金和資本的流動將更容易。建立單一監管機制的目標之一,應是確保歐元區內資本自由流動。歐盟進程的每一步,包括銀行聯盟的建立、歐元區外圍國家的趨同、歐元區政治基礎的強化以及未來某時點可能建立共同財政能力等,均有助于歐元區進一步一體化。這對歐元區所有國家都有好處,它將創造投資機會,吸引國際投資者重返歐洲。

關于貨幣國際化和央行的作用

問:您曾在一次演講中,提出一個非常重要、兼具實用性和理論性的問題,即中央銀行在貨幣國際化中扮演的角色。您認為央行在此過程中應保持中立還是積極推動?

科內

2011年,我還在法國財政部任職時,花了很多時間參與籌備G20戛納峰會。當時的優先任務之一是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特別是為人民幣發揮國際作用做準備。我相信在這些問題上,即使有關決策是由各國做出,國際合作也非常重要。

關于央行在貨幣國際化中的作用,我認為,國際投資者希望有關貨幣資產的投資收益僅僅取決于該資產的特性,而不是政治因素。因此,央行在進行貨幣管理時,市場應相信它是獨立的。此時,重要的是央行的公眾信任度,而不是其法律地位。

問:未來中國建立跨境人民幣清算系統時,可能會出現該系統與泛歐實時自動清算系統(TARGET2)聯接的問題。對此您怎么看?

科內:我們已經看到,人民幣正逐漸成為國際貨幣。當然,有關方式、步驟完全由中國自己掌控。但顯然人民幣正朝國際貨幣方向發展,不僅在香港,在歐洲也是如此。當市場需要時,希望能夠提供人民幣支付體系與歐元支付體系的聯接。當然,這件事必須由市場推動。當對雙方都有利時,我們就會這樣做。屆時,我們一般傾向于建立央行資金間的“對等支付”(payment versus payment, PVP),我們認為這對金融穩定而言更安全。

感謝歐洲央行新聞主管官員Niels Bunemann先生對本次訪談的大力協助。


關鍵詞: 歐洲央貨幣

上一篇: fca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 澳洲監管機制解析

聲明本站分享的文章旨在促進信息交流,不以盈利為目的,本文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不承擔任何責任。部分內容文章及圖片來自互聯網或自媒體,版權歸屬于原作者,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圖表及數據)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如無意侵犯媒體或個人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站將在第一時間處理。未經證實的信息僅供參考,不做任何投資和交易根據,據此操作風險自擔。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關注我們

掃描二維碼,關注愛返傭網官方微信,了解更多資訊動態。
新浪微博 添加關注
長按圖片 添加微信公眾號
球探网篮球比分nba直播